樱桃swag

樱桃swag 两人亲昵的手拉着手,朝着客厅沙发处走去。

纳兰泽淡淡道:“小妈好……这位是我的……嗯,男朋友。”

纳兰夫人直接傻眼了。

天。

男人的男朋友。

她算是见识了。

可他居然还敢当众带回家?是要出柜么?

被爸爸看到,不怕被打死?

纳兰泽却无所谓。

一句话!

我纳兰泽喜欢的人,为什么要藏着掖着?

花幕年乖巧的随着纳兰泽喊了句:“小妈好。”

公主小妹写日记

“咳咳……小野……呃……臭小子!我是嫡母!什么小妈小妈的!实在不愿意喊,就喊我纳兰夫人就好!”

纳兰泽淡淡道:“也行……纳兰夫人好,关于我妹妹的事儿,我有两点想说。”

“说!”

“第一……我之间有什么恩怨,我都是她血缘上的亲哥哥,也只有这么一份血亲,我心里是真心的,所以不要担心我会害了她,我只惟愿她一世平安,幸福快乐!”

纳兰夫人眼底飞速的闪过一抹动容。

确实,纳兰泽在这个世上,也就她女儿一个妹妹了。

这句话说出来,她立刻就信了八分,还有两分依旧不敢放下心房。

她挑眉道:“第二呢!”

“这第二嘛……说出来先别生气,先斟酌一番,再做决定。”

“说。”怎么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呢?

却听他说道:“当初呢!我是为了顾南锡和依依的关系,才答应放弃继承权的,因为……我觉得顾南锡有那个实力看护好纳兰家,可……现在若是不同意他们的关系,那么……我打算继续争上一争。”

话落,纳兰夫人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。

从沙发上站起,激动道:“臭小子,说话不算话?”

“no~!我的意思很明白了,如果今天的订婚继续,我照常放弃。”

纳兰依依直接走过来道:“哥哥别争了,今日我和顾南锡这婚要是定不成了,纳兰家的继承权,我就不要了!我跟顾南锡私奔去。”

纳兰泽哭笑不得道:“丫头,别闹!”

威胁人,我一个人来就够。

会吸引走妈妈的怒火的啊啊!

傻丫头。

果然,纳兰夫人听见这句话,直接炸毛了。

“臭丫头,到底是哪一边的?”

纳兰依依无所谓道:“以前是您那边的,您若是不同意我和顾南锡订婚了,那我就叛变了啊……”

妈妈,我真不是故意要给难堪威胁您的。

我是真想和顾南锡在一起啊!

我相信他。

人与人的感情,都是慢慢相处中体会到的。

顾南锡心里已经没了陈青青了,看他们俩现如今像朋友一般,相处自然就知道了。

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出来。

而且顾南锡若是还对陈青青有那种心思,他师父第一个就不乐意了好吗!

还怎么会允许他们继续做朋友?

那可是个醋缸子啊!

纳兰夫人感觉自己快要被气疯了。

纳兰泽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手法,玩得极顺溜。

他突然道:“只要改变主意,让他们这场订婚典礼,顺利的举行了,我现在就立刻签下一份终身失去继承权的协议书!”

纳兰夫人眸光一凝道:“当真?”

“臭丫头,还不快安排人拟定一份协议书来?”

陈青青立刻道:“好好好,马上就去!来人……马上去安排!”

心底对纳兰泽的手段,快佩服到极致了。

尼玛果然一物降一物啊!

纳兰夫人遇到纳兰泽,那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。

谁让她太过于在乎这些名利的东西了呢!

不过也算是一片慈母心了,为自己的女儿做打算。

能够理解。

纳兰依依兴奋道:“哥……谢谢,还是有办法。”

纳兰泽嘴角挂着宠溺的笑容道:“幸福就好!听说司徒枫那小子给了二十个亿做嫁妆?”

纳兰依依惊愕道:“怎么知道?”

“嗯,听说的……这臭小子,倒是大手笔,将我这个亲哥哥都给比下去了。”

“哥……比较这些东西做什么!”

“那可不行,我可是唯一的哥哥。”

司徒枫挑眉道:“我还是她唯一的师父呢!”

“切,没有血缘关系的,都不是近亲!”

“那也二十个亿啊!我无所谓的。”

不过是能给予身边这些人的东西,也只有这么多了。

纳兰泽挑眉道:“自然……二十个亿而已,我又不是拿不出。”

妈个蛋,居然又来了二十个亿。

纳兰依依心底快要乐死了。

果然她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,顾南锡将家底都交给她了。

师父的二十个亿。

现在亲哥又来个二十个亿。

以后她就是最富有的富婆了!

简直不要太美。

除了她之外,纳兰夫人的脸色是震惊的。

不要继承权,还给二十个亿聘礼……

这还真是不差钱的主啊!

估计是真不在乎纳兰家的继承权了。

这一刻,纳兰夫人终究是放下了心房。

协议书来了,纳兰泽非常爽快的签订了。

从此,纳兰家的继承权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。

而他却表现得丝毫不在意。

“好了,举行仪式去吧!”

“走!”

一群人风风火火的走了出去。

纳兰依依像个幸福的小女人一般,挽着纳兰泽的手臂,走上了红地毯。

红地毯的另一头,是顾南锡。

对于纳兰泽,他是感激的。

不过最感激的人,还是司徒枫。

因为没有他,他认识不了这么多厉害的也愿意帮助他的朋友。

真心的感谢,身边的所有人。

还有那个即将成为他未婚妻的人。

她依然那么毫无保留的维护着他。

他眸光深情的看着她挽着哥哥的手,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来。

在心底默念道:“依依,我会对好的,一生一世,决不相负!”

纳兰依依嘴角也挂着幸福的微笑。

终于,两人越走越近了,纳兰泽将纳兰依依的手,交到顾南锡的手中。

面色严肃道:“就算我们是好兄弟,不过若是往后欺负我妹妹,我也绝对不会放过的。”

顾南锡也严肃道:“放心,不会……我只会让她幸福。”

“好,记住今天说的话。”

Tagged